首 页  旅游资讯  节庆商洛  游在商洛  行在商洛  住在商洛  购在商洛  食在商洛  娱在商洛  醉在商洛 
 
 走进平凹 
 平凹作品 
 平凹书法 
 平凹故里 
 平凹影像 
 名家论坛 
   

 
 
贾平凹:连着土地生长的秦川魂
2017-03-21 11:28  

贾平凹,是中国文坛一面招风的旗帜,书写八百里秦川大地真实的生活,《秦腔》、《废都》、《极花》都好像从黄土地里长出来的特产,有着粗糙的面子,以及深入人们真实生活、触碰了人们真实情感的里子。尽管一路走来,贾平凹毁誉参半,但一切纷扰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,他是中国大历史、大社会的真实记录者,其文字将成为“历史的影像”,有着持久的生命力。

正因贾平凹在文坛上的影响力,对他的新书散文集《愿人生从容》自然有较高的期待。遗憾的是,该书初读并不见惊艳,就连著名的《丑石》读来也是一种教科书思想教育的范儿;而《古土罐》、《茶杯》、《残佛》等文章读来总有一种隔阂感。隔阂的并非是文字,而是隐约其间的一种文人端着的姿态,还有一些精明的算计,总感觉在雅与俗之间有种质的失衡。或许是生活多羁,命运多羁,曾经吃过的苦烙印在了生命里,令人在雅时不能忘了那苦、那痛。

该书妙在一波三折,在初起的对物的颂念之后,文章开始转向黄土地上的人,这是贾平凹的强项,一写到这些土生土长、有血有肉的人,他的笔就活了、就妙了、就有了某种魔力。

《怀念金铮》、《编辑逸事》、《李相虎》等文,令人颇为动容。豪气干云,为朋友两脇插刀却英年早逝的金铮,令人扼腕;那慧眼拾珠,全情投入为了一本书稿,辗转两地,帮助垂危的作者一字一句订正稿件的编辑,令人尊敬;那沉寂如龟,潜心练字的青泥散人,更有几分世外高人的仙风道骨,令人仰慕。

书中还有个颇具特色的男子,他长相奇丑“眼睛不像是先天生的,像是父母后天用指甲抠成的”,但他身手利落,在河边摸鱼抓鳖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把式,三十几岁的年纪却仍旧讨不上一个媳妇,天天在河边扔“漂流瓶”,祈等着“有缘人”收到他的来信。“以后的日子,我能养活你,我不会打你,你来我们村落户也成,我也可以招过门去,生下孩子姓你的姓也行,我等着你的信”。作者说这人真诚而又有趣,但透过这真诚有趣的人,以及《一对情人》、《石头沟里一位复退军人》、《相思》等文,分明是真实的秦川人泥沙俱下、悲喜参半的生活写照。

文章虽小,确是五脏俱全,令人不禁联想到他的长篇小说《极花》中一波三折的故事演进,那别出心裁的双结尾,不知如若续上《摸鱼捉鳖者》的文,那又将是怎样一种情况?大龄男青年讨不上媳妇儿,仅仅是生活浮在水面上的一点表象,究其原因却有着此地经济闭塞落后,文化发展迟滞的深层原因,由此也会衍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。

读贾平凹写的散文《秦腔》最是酣畅淋漓。他的话说得直爽,带着土腥味儿,再不见文人那端着的范儿。“农民是世上最劳苦的人,秦腔是他们大苦中的大乐,当老牛木犁疙瘩绳,在田野已经累得筋疲力尽,立在犁沟里大喊大叫来一段秦腔,那心胸肺腑,关关节节的困乏便一尽儿涤荡净了。”他懂得,农民高兴时一吼秦腔,那高兴得像被烈性炸药爆炸了一样,要把整个身心粉碎在天空的畅快;也明了农民痛苦时,揪心裂肠的唱腔里蕴含的有情有味的美,把整个天空都灌满了。

秦腔里的之乎者也从大字不识长满了胡子的农民嘴里长啸而出,就像从大地上发出的声音,苍凉浑厚,激越雄壮。秦川大地躺着多少王侯将相的尸骨,荒草堆里藏着多少半截石碑,历史就长在这片土地上,文化的根与魂就生在这片土地上,农民吼出的那一声秦腔,又何止是此一世的愁苦与快乐,分明是历史与今天相叠加绵延的成果。秦腔是为大地而生的,古寺庙中可以变成天地大梨园,地垄沟里也可以吼几句秦腔,这就是秦腔的气势、秦川人的气势。

秦腔在书页间嘶吼,那些连着土地生长的秦川人的生活,在作者笔下确是活的、生动的、有灵有肉的。正因为有了这些带着土腥味,采自民间的故事,才令这本书有了韵味,有了生命,有了有别于他人的风格与魅力。贾平凹,他是连着秦川土地生长的秦川魂,这里的高天黄土秦川人给了他源源不绝的创造力,他也以文字反哺了这片土地,让世界认识了秦川,了解了中国。

上一条:以文化之灯映照贾平凹的文学创作
下一条:贾平凹作品《带灯》与陕西乡土文学
关闭窗口
 
 
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返回顶部 网站声明

商洛市人民政府主办   商洛市政府政务信息化办公室承办    联系电话:0914-2321063    Email:xxzx407@126.com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 陕ICP备1300761-1
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  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